首页 综合 「蹲点调研」后池故事(上):愚公壮志撼山岳
「蹲点调研」后池故事(上):愚公壮志撼山岳
发布时间: 2019-11-30 17:29:10 | 点击量: 464
摘要:龚玉的野心撼动了群山-后池的故事(上)2016年后池村道路修复现场。2015年11月至12月,歙县芳官乡后池村是太行山深处一个安静的山村。刘留根要求施工团队估计,仅土方工程一项,仅将10公里的道路拓宽

龚玉的野心撼动了群山

-后池的故事(上)

2016年后池村道路修复现场。在党员的领导下,村民们肩上扛着石头和石堰。(信息地图

这不是传说,更不用说笑话了。

一群住在偏远山村的60岁或70岁的老人能做什么?歙县芳官乡后池村有100多名老人,他们在党支部的领导下,不依靠党支部,在深山里修建了两条6100米长的不依靠火炉的铜山路。

为子孙后代建设一个美丽的家园是他们的第一个愿望。自己动手和努力工作是他们行动的誓言。在邯郸和歙县党委政府的支持下,过去贫穷落后的山村变成了美丽繁荣的美丽乡村。

2015年11月至12月,歙县芳官乡后池村是太行山深处一个安静的山村。

石头房子沿着悬崖一个接一个地堆积起来。冬日里,几个老人坐在山坡上取暖。像许多村庄一样,由于村里大多数年轻强壮的劳动者都出去工作了,在这个有1000多人的村庄里,只剩下300多名年老体弱的妇女和儿童。村子外面有一种衰落的气氛。

与村里的寂静相比,村党支部书记刘留根充满了焦虑。今年春天,他刚刚结束在邢台黔南州的学习旅行回来。“也位于太行山,人家能做得这么好,我们为什么不能?没有奋斗的艰苦工作等于落后。党支部必须凝聚人心,带领人民致富!”夜深人静时,前士兵刘留根因为渴望发展而无法入睡。

山区和高道路风险和难以走是制约后池发展的最大障碍。尤其是通往山区的道路,更不用说汽车和大型机械了,连电车都很难。刘留根要求施工团队估计,仅土方工程一项,仅将10公里的道路拓宽至3.5米就要花费100万元。这个时候村里的集体,一分钱也拿不出来。

我该怎么办?他把目光集中在山坡上的乡村诊所上。每年冬天,这里不仅是村民们吃喝的“聚集地”,也是传递信息和指导思想的精神“供应站”。

经过几次党员大会,这里的热门话题越来越接近“主题”:

“我们后池的梯田已经有600多年的历史了。他们是我们的祖先用他们的手和石头建造的,因为山上没有路,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被遗弃了。与其无所事事,不如修路,这样无论是运输肥料还是收集食物,家庭走路都很方便。”

演讲者的名字是刘胡荃,他棱角分明的脸,再加上弥漫在他眼睛里的虎虎之怒,使得他不可能看到自己已经67岁了。这位老党员对村里的公共福利很热心,这使他的话总是有一种不寻常的力量。

“我们后池所在的地方前面有沟渠,后面有山。几十年来,我们一直希望修建道路,但现在我们手中没有钱。我们走哪种路?”一个虚弱的声音问道。

“啊!没钱,租不起大型机械,我们没有一双手?我们后池一直有义务修路的传统。现在的生活比过去好,我们仍然有义务工作。”

这是64岁的党员刘土贵。虽然他只有一个人,但当他提到修路时,他在四川当铁路士兵的经历让他热血沸腾。

“没钱,我可以志愿工作。只是我们是留在村子里的老人、弱者、病人和残疾人。我们还能修理它吗?”一位刚刚从门口挤进来的老人说。

“年轻人和中年人都走了,但我们仍然可以移动石坝。我们不能在今年、明年、明年和次年完成它。如果我们不能修复它,我们还有子孙后代,总有一天他们能够修复它。”

69岁的刘乃芬身材矮小,头发花白,脸上带着悲伤的表情。然而,一提到修路,他的表情立刻变得开朗而充满活力。

……

听到这些声音,刘留根感到一阵暖流。召开党员和村民代表大会后,大家一致认为,在农闲季节,党员应该带头,村民应该自愿外出工作,拓宽和平整山上的田间道路。

这是后池人永远记得的一天-

2015年12月8日。黎明时分,七个人,包括刘胡荃、刘土贵和刘乃芬,背着工具从后池村上山,来到村外。

自从他们从小就开始处理岩石,每个人都有能力建一座堰。他们工作时不会感到沉重。

冬天太短了,往返村庄需要很长时间。中午,在那些荒芜的田野上,他们拿出从家里带来的干粮吃了。感受到冬天的匆忙,吃完后,他们又匆匆忙忙地去上班了。第一天,他们修建的路基只有3米。

“今天谁有空?让我们修路吧!”当晨光中山的轮廓逐渐清晰时,从村委会的大喇叭里,村宣传委员会成员刘勇军的广播声音一定会被听到。

刘洋年,一个又高又瘦的男人,74岁了,但是他有一个直的身体,他的耳朵不聋,他的眼睛不花。这一天,他起得很早,吃了早饭,找到了最锋利的镐,然后上山。

刘氏学会,60岁,刚刚从国外回来。当他听到村子里修路的消息时,他正在武安工作。虽然他在国外挣了很多钱,但作为一名党员,他还是毅然回国了。一大早,他不仅出现在修路现场,还开着他那辆结实的三马马车。

游行队伍中走着的是69岁的妇女施和珍。她的丈夫刘和婷是一名老党员,她生病了,她的大儿子腿部残疾。这些人不能去建筑工地。她说她不能再缺席了。

在从后池村到村外露台的路上,那些扛镐和铲子的人一个接一个地跟着。仅在一周内,参加修路的人数就从7人增加到20多人。由于山高路远,每个人都带着馒头和烧饼,提着水壶,做着简单的袋子在风中行走。每个人都说,“我们为自己修路,为子孙后代寻求幸福。谁不能参加?”

后池村一直说“地在半空中,路不平坦半步”。一些已经在山里悬了几年的山路被砾石覆盖,一些有峡谷。在刘胡荃和刘土贵的安排下,修路队被分成不同的小组,一些负责采石,一些负责铲土,一些负责运输。

在现场,最危险的工作是在悬崖附近建一座大坝:人们首先下到沟底打地基,然后把从山上切割下来的石头无缝连接起来。石坝一点一点地升起。大坝上的人只是悬崖,但他们并不害怕或气馁。

新建的路基沿着峡谷一点一点向前延伸...

"我们村的老人正在家里修路!"2016年1月中旬,由300名后台员工组成的微信群突然变得非常活跃。

当老人在山火上敲打凿子和做饭的照片被发送到这个小组时,在外面工作的后池里的每个人的心都被感动了。

“在后院的每个人都在外面努力工作,我们的同胞为了修建一条上山的路遭受了很多苦难。因为我们的工作,我们不能回到村子里去参加劳动,但是我们可以通过捐赠来改变我们家乡的面貌。有人建议每个人少抽一包烟,少喝点酒,至少用我们的捐款来改善老年人的生活。”

应该聚集一个主动的声音。

100元、200元和500元在六个小时内捐款超过6800元。

“贤平哥哥,我们不能回别的地方了。请代表大家去看看我们村里的老人!”

52岁的刘贤平在歙县开了一家商店。同一天,他买了猪肉、卷心菜、豆腐等。然后开着他的货车把他们送回后池。

在村子后面的山上,他看到了这样一幅画:

在纷飞的雪花中,村民们组成了一长队志愿者来修路,有些人路过石头,有些人修建石堰。雪花落在他们的肩膀和头上,他们没有意识到。那双暴露在刺骨寒风中的大手,裂开了,布满了灰尘,如此精巧地建造了一座巨大的堰。

在山的背风面,一个临时柴火炉子正在煮村民从家里带来的南瓜、萝卜和卷心菜。中午,又热又汗的修路工人开始吃饭。当刘贤平看到装满厚厚瓷罐的黑色和灰色菜肴,村民们吃得如此香甜时,他不禁泪流满面。

11岁的刘淑新抱着一捆面条沿着山路走。

这一天,当他放学回家时,他的父亲,53岁的肺癌患者刘霍林把他叫到炕前说:

"把桌上的那捆面条拿到道路施工现场."

“爸爸,面条不见了。我们吃什么?”

“我们家穷,也不差那一把面条。面条没了,我们可以吃点别的。但这条路是我们的希望。”

一路哭个不停的肖淑新把面条送到了修路工地。但是每个人都觉得无法接受面条。

村子里,村子中央的永安亭上出现了一条红色的大旗标语:

“同一个家庭,同一个梦想,一起,我们会赢”。

这是村民刘丽萍写的。当他从其他地方工作回来看村子里的景色时,他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写下了这句话。

随着春节的临近,越来越多在国外工作的人回来了,度假的大学生也回来了。

道路建设团队从20到50人开始,最多能接触到200多人。

山坡上飘扬着五颜六色的旗帜,群山沸腾了。

1983年,为了修复通往歙县的道路,数百名来自后池的年轻强壮的劳动者在党支部的带领下,带着自己的干粮来修复曹家村的道路,这是唯一的出路。那时,他们白天修路,晚上住在当地村民的闲置房子里,饥寒交迫。没有人抱怨。

1996年,为了通过山路到达武安,后池人自带干粮。在村党支部的领导下,他们修建了7个月的道路,做了19000多份志愿者工作。每个家庭留下的工作数量可以追溯到现在这个村子里。

刘胡荃,一位老党员,因为在寒冷的山区连续工作而感冒了。起初,他晚上开始在村里的诊所输液,白天他还在建筑工地上修路。后来,高烧使他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和他在一起的刘乃芬催促他说:“你不能再这样做了。回去吧。”刘胡荃说:“这条路正在修到最困难的路段。这一节结束后,我会回去休息。”

但是他没有等到最困难的路段完工,然后他突然脑溢血,摔倒在路上。

刘土贵,一位老党员,站起来说,"如果你卖房子,你必须为钩机付钱。"他的话感动了许多村民。

随着媒体的报道,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后池人修路。市委书记来了,交通局长来了,职能部门和爱心组织也来了。在现场,每个人都被那些不依赖彼此、努力工作的老傻瓜的精神所感染。他们中的一些人拿出了口袋里唯一的现金,一些人来的时候带来了安慰,一些人当场加入了劳动大军,以示对这些勤劳奉献者的尊重。

市交通局在研究了背帮的人将修建多长时间的路基以及交通部门将硬化多少道路后决定。这个惊人的消息给了每个人更多的信心。短暂的节日过后,第一个月的第四天,迫不及待的后池人同时上山。他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能力拿起镐和锤子来挖山修路...

春天来了!从寒冷的冬天开始,经过100多天,2016年3月15日,两条全长6100米的4米宽山路像两条银蛇一样在崎岖的群山中飞舞,一条通向北方的桃花山梯田,另一条通向南方的南怀角梯田。

对村党支部书记刘留根来说,修路只是打开幸福之门,更大的幸福就在前方……(记者张赵英俊舒华、刘建营)

来源:河北新闻网

编者:何政

最新排行
啥情况?订了林俊杰济南演唱会附近酒店被要求退房,酒店称要装修
还挺像!杨鸣赛后模仿史蒂芬森弹吉他庆祝动作
微软将SSD加密更换到BitLocker软件加密
魔兽玩家多团结?婚礼被单身狗搞砸,玩家杀进敌方主城继续办婚礼
被解聘物业不走 新物业进不来 阳光都市小区陷僵局两年
9月外储数据发布,房贷利率调整新规实施在即
新时代的中国与世界
签约ITA后张近东再赴意大利或又有新动作
省林勘院天然林保护调研组到新化县调研
剧本都不敢这么写!杭州一男子一年给骗子转账180次
热门文章
超员100%!一辆面包车核载7人实载14人
“大众”全新轿车!比日产轩逸实用,搭1.5T,选大众朗逸还是
瑞银:浮动电价对煤电企业不利 对再生能源影响有限
农村土地经营权流转征言:整村土地及500亩以上项目须建风险保
中国海洋大学西海岸校区开工奠基 容纳在校生总体规模预计达2万
渤海银行成功发行200亿元永续债
洪秀柱台南造势直言“不怯战”:要努力为台湾做实事
心里有劲头 幸福有盼头——南阳市宛城区瓦店镇马朝的脱贫记
任正非:不担心对手打垮华为
日军翻过长城长驱直入察哈尔 仅三天便占领了张家口 下个目标大
© Copyright 2018-2019 parksarefree.com 殷汇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